·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网站地图 ·会员中心 ·取回密码·      
您现在的位置: ManBetX官网校园网 >> 校友回忆录 >> 校友回忆录 >> 正文 今天是:
精神乳汁
作者:唐棣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412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11-3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    参加同学会、参加校庆之类的庆典总是会触动一些东西,特别是年代久远了,心底里泛起的东西会更加多些,里面夹杂的东西也会更加复杂。 

    我的中学分成高中初中,分别是在两个学校就读,今天参加庆祝70华诞的是初中就读的中学,1972年至1974年,算来入校已经距今近40年了,40年对一个人来说,意味着大半生。走进青春洋溢,花团锦簇,喜气满盈的校园,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顿时袭来。说熟悉是因为曾经的青葱岁月历历在目,虽历久而弥新,说陌生,周遭都是来去匆匆的校友,或聚谈,或合影,台上是领导来宾校友的讲话,精心编排的节目,喇叭里传来的是掩饰不住的喜悦,感恩,怀念,祝福,期待,热情洋溢,滚滚而来,而40年的同窗却是遍寻不见,往日的恩师不知去往哪里,于是多少有些寂寞,有些出神。 

    再去看看签到的单子,知道不少同学来过,又走了,或者消失在熙攘的人群里。

我们开始寻找当年的老师们,几个来回之后,终于看到了,他们正被簇拥着合影,笑意都写在脸上,老师们也在寻找那时的记忆,那一刻,他们的心和同学们共通。 

    陈培德老师来了,虽然我们都不确定他真的就想起了往事,那么多的学生,他一定记不起来细节和详情,但是我们可以确定,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光。陈老师在汤中的时间不长,也不是学校的领导,印象中也没有当过班主任,但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他对汤中的感念,从他的回忆文章中,我们读到了他对曾经岁月的流连。和当年意气风发的青年相比,眼前的陈老师有些老了,老年斑,几颗痣疣,几点癣块,虽然身材依然挺拔,但是耳朵好像有些重听,须把头前倾方能听得真切。那一刻,我突然想到,是的,时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过去了40年,40年足以使一个小树苗长成一个参天大树了。

    周荣耀老师来了,他依然是那么笑容可掬,可头发却全白了。就在见到周老师之前,先看到了他的夫人—周师母也是我小学时的老师,我打听周老师在哪里,她告诉我说,就在教学楼那边,和大家拍照片呢。她还说那一天在家里,周老师正在上网,在学校校庆的网站上看到了我的回忆文章,周老师马上把她喊过去看,兴高采烈的样子。听着师母这般说,我很有些感动。其实在网上,关于汤中回忆文章的第二篇,我就是写了周老师的,可是不知道怎么的,网管却没有刊上。我想,要是周老师知道了学生也在记挂他,他一定会更加高兴的。我们拉着周老师合影,你照完了我上,周老师来者不拒,依然是笑眯眯稳笃笃的样子,嘴里老是嘟哝,照过了,照过了。 

    校庆典礼结束了,接下来是师弟师妹们精心排演的节目,这时候,我们已经没有心思再看节目了,我们要去走走,看看在繁华的校园中,能够找到多少当年的影子。 

校门是大变了,原先朝着热闹街市的南门还在,可是新开朝北的大门更加宽绰,更加富丽,更加气派。沿着校门通道的两边,是专门为学校老师盖的别墅。相对来说,汤中偏隅乡下,造别墅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是为了留住好教师,这一招的确羡煞城里的老师。不过据说这些别墅价格也有些吓人,一般的老师没有点家底儿,怕也只能望房兴叹的。好在别墅杵在那里,好歹是个希望。这些别墅也成为装点汤中校园的美丽风景。 

    原先校门进去之后立刻可以看到的一个大大的桂花树也是不见了,不知道被移到了那里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大多数在汤中读过书或者教过书的人,会把这棵桂花树当成了汤中的象征和名片,要是那个时候发行汤中邮票,这桂花树就是最好的景致。我们没有找到那棵茂盛的桂花树,我们只能在记忆中再嗅嗅它馥郁的芳香了。不过,当年在学校操场边的那棵大樟树还在,这次庆典的舞台就设在它的身边,这棵大香樟就像一个老者,在向每一人诉说着过往沧桑的岁月,以它为背景,身着艳丽服饰的校友们正在热舞,挥洒着青春的激情。 

    那个当作学校礼堂的孔庙早已经拆了。可是40年我们读书它还在,粗大的柱子,高挑的空间,光滑如镜的地面。这里,陈培德老师讲过孔老二的故事,他说孔老二生下来时脑袋瓜顶上是凹陷的说法让我们半信半疑;下雨天我们在里面上过体育课,体操的跳箱就像后来的鞍马,这是难度很大的体操课,我们既兴奋又害怕,生怕跳不过去骑在上头丢人,更害怕摔下来伤了身体;在里面不大的舞台上,我演过《沙家浜》里的郭建光,为了拉不拉演沙奶奶的女同学的手,我在台上犹豫很久,最终还是决定不拉,于是导演老师只好改了动作,戏才得以顺利地演完。孔庙是拆了,原址上盖起了新房,一旁的绿树照样婆娑生机盎然,只是我们再也找不回那时的感觉了。

    校园里走了一圈,又沿着诺大的校园外面开车绕了一遍,心里还是孤独,遗憾同班的同学来的少了,更可惜的是,来了又匆匆错过的。其实,人的一生之中,这样的传奇,这样的错过,都在经典地上演着,不断轮替。 

    我们喜欢参加校庆,愿意参加同学会,可是,有时候这样的聚会有些会更加让人失落的。比如我们来了找不到更多的同学,就感觉到欢天喜地的庆典和自己无关,那是别人家在娶媳妇张灯结彩大宴宾朋。又比如,几千人来到校园,都是芸芸校友,可是他们都被分成若干等级,主席台的领导,坐在台下第一排的嘉宾,再就是普通的校友,即便是普通的校友,也有有邀请函和没有邀请函的区别。虽然大家都是奔着同一个目标而来,可是,得到的接待却大不一样,有VIP贵宾,有嘉宾,有来宾,有校友,贵宾以上戴着胸花和写着贵宾字样的红绸子。这样的三六九等既是张扬的,也是无奈的。 

    母校过了70岁生日,再过十年,到了80华诞时,我们依然会参加,因为那是给予我精神乳汁的地方,我们不可能忘记了她。

作者:唐棣,1974年汤中初中毕业。曾任金华电视台新闻部副主任,金华广播电视总台总编办副主任,金华广播电视总台教育科技频道党支部书记兼副总监,现任金华广播电视总台《金华新视听》副总编。主任记者。


文章录入:tzzjh    责任编辑:tzzjh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